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教育 >> 90后女生的北疆奇遇记 深圳人也太太太太太有钱了

90后女生的北疆奇遇记 深圳人也太太太太太有钱了

时间:2019-09-11 08:14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匿名 阅读:499次

标签:a

接下来是游览世博会。霍姆斯支付了每人五十美分的门票钱。面对世博会的十字转门,即使是霍姆斯也不得不掏钱。

2015年7月,我从东北一所师范大学的英语系毕业,回到老家所在的“十八线小城”。我也很想奔向远方,但我爸在我高三时因肝癌离世,我不忍把妈妈一个人扔在老家。

12月中旬我最后一次来到“优围健身”,这里已是大门紧闭,透着玻璃望去,里面的器材似乎还没被搬走。我在电梯里偶遇了一对中年夫妇,闲谈几句,得知他们也是在健身房倒闭前不久才开卡买课,花了不少钱。

从6月底开始,健身房的人少了一些,我心想,些许是临近学校期末的缘故。

我也是这年的大一新生,入学没多久,也在学校东区门前的连锁健身房办了张年卡,1000多元。这个健身房场地宽敞,设施完备,让我对健身热情倍增。所以,虽是对阿d的遭遇报以同情,但当时我只觉得这无非是个偶然事件,刚好被他撞上而已。

我不知道说什么好,只是庆幸自己当初没有成为健身房的兼职销售,不然收了那点中介费,总感觉自己是上了贼船还成了帮凶。

静了一会儿,我又翻了一遍面试名单,发现小荷的名字赫然入目——虽然是倒数,可是她考上了。她唯一能算作“练习”的两张卷,就是学校组织的那两场考试。而我,练习卷子恐怕比大学4年做过的所有习题都多。

2018年7月,阿d说一家连锁的健身房出年卡,价格实惠,我们果断入手。之后我便很少去“力量plus”了,只是偶尔过去与没“转会”的朋友们约练一下。

毯子都需要自己做,用一根指头粗的麻绳挽一个斗碗大的圈,一针一针固定在毡毛毯中间,再用棉布包起来。转毯的时候,脚尖就始终固定在那个圈圈里,才不会飞出去,这样的圈就叫“门子”——当然,每个道具都有各自不同的门子。

在大楼第一层剩下的几间店铺里,霍姆斯安排了好几项不同的生意,包括一间理发店和一个饭店。在城市电话簿上,霍姆斯的地址上还列着一位名为亨利?d?曼的医生的办公室,这大概是霍姆斯的有一个假名。这个地址还列着一家“华纳玻璃加工公司”,显然是霍姆斯成立的,他打算进军一个突然崛起的新兴行业——大型玻璃板制造和塑形。市场目前对这一行的需求量很大。

言毕,阿d叹了口气。这个亏是吃定了,至于他的那些会费,自然也是“肉包打狗,有去无回”。

当然,冬湄是不能松脚的——即便腿软了蜷在胸前,铁圈也总还在脚板上,否则两百多斤重的铁圈如果悬了空,不仅我抓不住,站在耳幕里拉保险绳的人也拉不住,那是要出人命的。

尽管长辈们都夸我,小小年纪就去日本演出,而我却再也找不到那时的自信了。他们谈论的话题我听不懂,也插不上话,他们听英文歌、用英语对话,而我顶多能说几句简单的日语。我害怕和同龄人交朋友,怕他们问起我读的哪所学校,怕他们喊我当场耍个杂技来看看。没上过中学的自卑,让我很长时间都抬不起头来。

出校门没走出几十米,手上已被塞了好几张健身房的宣传册。这些销售如出一辙,都是拽着人说不停,死乞白赖地求加微信,嘴上各种优惠活动也是纷至沓来,各说各家的好——“年度最低价只要699,双人报名还可以减100”,“交100顶1000”……

放下了分数上的担忧,我的心依然吊在喉咙口,越是临近面试越是紧张。有一回我做了个噩梦:拿着准考证奔来跑去,怎么也找不着我的考场入口。大哭着醒来,居然急出满头大汗,我对惊醒的李健说:“我真的担心会出现什么意外。”

1991年底,正值这个南方小城最潮湿阴冷的时候,我们所有人都穿着单薄的秋衣练功,手指上的冻疮磨破了,黄水涌出来,又痒又痛。这时,从上海传来一个令所有人振奋的消息——次年开春,日本长崎“豪斯登堡”(

在霍姆斯的构想里,一楼是零售商铺,可以带来收益,也让他有机会尽可能多地雇佣女性。二楼和三楼是公寓。二楼的一角是他自己的卧室和大型办公室,在那儿可以俯视六十三街和华莱士街的路口。这只是基本框架,房子的细节才是带给他最大快乐的地方。

一开始,门好像是偶然被关上的。室内突然一片漆黑。安娜敲打着门呼唤霍姆斯。她侧耳倾听了一阵,然后又开始敲打起来。她并不害怕,只是觉得有点窘迫。她不喜欢这种黑暗,这比她至今为止经历的一切黑暗都更加彻底——当然,比她在得克萨斯州经历的任何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更黑暗。她用指节敲击着门,然后再一次倾听。

那天,我和倪虹一起去广播电视大学的山上哭了一场,发誓要练一个比“高空车技”更好的节目。

可我忘了为自己祈求——看到最终公示那天,我哭了,是喜极而泣,也是悲极而泣。我笔试分数超出李建整整13分,与所有考生相比也算得上佼佼者,但竟然无缘面试。为了增加成功机率,我选择的依然是报名人数相对较少的职位,哪想到遇上的竟然都是顶尖对手。

还有,一位名为詹妮·汤普森的速记员消失了,一位名为伊芙琳·斯图亚特的女人也消失了——她们要么是替霍姆斯工作的,要么仅仅只是作为旅客住在他的旅馆里。一位男医师曾经在这栋房子里租了一段时间办公室,和霍姆斯交好,人们经常看到他们在一起,现在他也不见了,并且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。

高手云集使我由高变低。难道是冥冥之中命运的安排?我埋怨我妈:“既然那大仙儿算姻缘算得那么准,你为什么不问问我的前程?”

而我最盼望的,是形体课上的扶把练习,手扶把杆,练习芭蕾里的几个基本站姿,每一个站姿都要站到腿部僵硬、直至逐渐失去知觉,但我一点都不在乎——这与倒立和前软翻比起来,简直就是在休假。选一个窗口的位置,在伴奏老师的手风琴声里,望着几公里外的东安井盐场不断升腾的白烟,我时常会想,是不是那里也有一个艺校,更大、人更多,每天都有烧不完的开水,白烟才如此绵延不绝。

一周左右,横幅撤下了,我也没看见那个教练回来。取而代之的是我们学校散打部的部长们在里面做助教。虽然我不怀疑部长们的专业性,但总感觉这样有些说不过去,毕竟搏击算是健身房的特色,总是没有全职的专业老师指导、授课,似乎违背了销售当初的承诺。和李教练闲谈起来这件事,他说,虽然都是教练,但也只是各司其职,他不太清楚公司的安排。

学校的厕所同时也是浴室,建在校园最里面靠岩壁的地方,也是红砖房,浴室与岩壁间有一个1尺多宽的巷道,常有冷风从破碎的玻璃窗灌进来。那时候,我们从没人敢独自去上厕所或者去洗澡,因为曾有女生看见那扇窗户里似乎出现过一双眼睛,也曾有落单的女生在洗澡时听见有人在门缝里问:“还有没有人洗澡哦?”

在去恩格尔伍德的列车上,他看起来气色很好,心平气和,仿佛刚刚骑了一英里又一英里的自行车。

如果不是像上次一样顶尖高手云集,我应该很有胜算的。喜出望外之后,却莫名地心慌,比以往每一次进面试都心慌。

李建撇嘴:“高人自会遵循‘天机不可泄露’之道。未来还远,他摇唇鼓舌信口开河,骗钱罢了,算什么高人?”

到了1890年5月,大楼接近完工。第二层有6个走廊,35个房间,51扇门,第三层还有另外36个房间。大楼的首层可以设置5间零售商铺,最好的一间就在六十三街和华莱士街交汇的拐角处,面积很大,十分引人注目。

那时候,练功场里经常充斥着我和倪虹的嚎哭声,同学们都很同情我俩,有时也会趁教练不注意时偷偷来按住我俩的脚,我俩可以趁机放松一下手,哪怕缓解两三秒都是极大的帮助。

小斌的朋友圈里每天都会晒出“合伙人”领钱的照片——当然我也是其中之一,不过我只推荐了阿d一个人,拿了提成50元,便无心于此了。

“不考了,考不上。”我知道自己付出了多少,根本没有力气再来一次,而且一路“学霸”的我,一时真受不了这么大的挫折。

我妈犹犹豫豫:“我就是给你问前程去的,他说……他说你没有当公务员的命,说你经商会很成功。你不听我劝坚持考试,我怕告诉你你也不信邪,反倒给你添堵。”

励志的话好出口,心里的弯却一时拐不过来。我心灰意懒,蛋糕店也管得不用心。因为屡屡请假应考,老板强忍着一直迁就我,见我们店里营业额下降,就开始在巡查时摆臭脸。同事们也嘲笑我“心比天高命比纸薄”,一气之下,我辞职了。

--- 热度网网站
标签:a
作者:不详